首页 / 家居纠纷 / 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与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与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1.08.16 17:18

文章来源:商文在线

原告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奥公司)诉被告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原用名:深圳市新圣奥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圣奥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3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黄娟敏独任审理

事件
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与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金额
纠纷金额:30,000.00 元
结果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判决:一、被告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即维权合理开支人民币30000元;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粤0305民初5931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宁东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2J。

法定代表人:倪良正,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丹,浙江若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芳,浙江若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原用名:深圳市新圣奥家具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区社区高新南七道**高新工业村**613原住所地:深圳市南山区南山街道南油第二工业区203栋3楼FC-008),统一社会信用代码:×××HX9。

法定代表人:向雪莲,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智硕,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丽,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奥公司)诉被告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原用名:深圳市新圣奥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圣奥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3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黄娟敏独任审理,于2020年9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圣奥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丹及被告新圣奥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智硕、曾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方诉求

原告圣奥公司向本院提出如下诉讼请求:一、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使用含有“圣奥”字样的企业名称,并变更登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不得含有“圣奥”字样;二、请求判令被告立即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0万元;三、请求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及理由:原告成立于2000年,是国内知名的办公家具、生活家具生产制造销售企业。原告为圣奥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家具生产制造的核心企业,原告生产的圣奥家具产品覆盖全国三十多个省市、及境外多个国家,产品远销全球110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展厅和网点基本覆盖全球各国的首都、经济中心、港口城市。“圣奥”文字作为原告企业字号,历经多年经营,凭借其稳定、优良的品质并通过自主创新,在家具行业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为该行业的引领型企业,使“圣奥”文字成了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企业字号。圣奥家具在国内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具有较大的市场影响力。圣奥集团于2000年6月28日取得注册号为第1413767号注册商标、第1413784号等“圣奥”系列注册商标,并授权许可原告使用上述商标生产制造销售家具,并可以自己的名义起诉涉及“圣奥”商标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被告于2018年3月12日成立,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经营范围为“办公屏风、办公桌、文件柜、学校家具、民用家具的销售;国内贸易,经营进出口业务。”其经营范围与原告的经营范围相同,被告作为同行业竞争者,对原告字号及原告商标的市场知名度应当为明知。被告以“圣奥”作为企业字号进行工商登记的行为,明显具有“搭便车”、“傍名牌”的主观恶意。主观目的就是为了攀附原告已经形成的市场声誉,让相关公众造成混淆和误认,以最终扩大销售,被告利用商业标识实施市场混淆的行为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其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被告方答辩

被告新圣奥公司辩称:一、被告已于2020年7月30日将企业名称变更为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且自被告成立以来,从未以圣奥作为招揽生意的噱头,从未售卖过圣奥的家具,并无“搭便车”、蹭商誉的主观恶意;二、被告未因企业字号对市场或客户造成任何混淆或存在混淆的可能性,被告主要售卖的是本地家具厂商制造生产的家具,价格更低,而原告主要售卖的是自己生产制造的圣奥牌家具,价格更高,所针对的系一流企业,原、被告的客户群体有极大的区别,被告的商业模式与原告的商业模式也有极大不同,被告在推广、销售时均会说明家具的来源及品牌,与原告旗下的圣奥牌家具无任何关系,此外,原告主要的推广销售地区是浙江地区,而被告从未在浙江地区开展过任何经营,因此,无论是主营地区、目标客户群体还是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原、被告均有非常大的区别,并不存在构成市场混淆的可能性,也不可能形成不正当竞争。

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1月9日,经营范围为生产各类金属、塑、木、软体家具及智能家具,销售本公司生产产品、办公家具等。案外人圣奥集团有限公司于2000年6月28日获核准注册第1413767号“sunon”商标、第1413784号“圣奥”商标,2014年8月7日获核准注册第12184797号“sunon圣奥”商标,上述商标核定使用范围系第20类家具等,并与原告签订《授权许可书》,许可原告使用上述商标。其中,第12184797号“sunon圣奥”商标2011-2016年间连续获评浙江省著名商标,2014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将圣奥集团有限公司使用在第20类办公家具商品上的“圣奥”注册商标评为驰名商标。

为扩大品牌影响力,原告与宜兴市互动文化传媒公司等签订广告发布合同,通过户外广告发布等多种渠道为圣奥家具进行了广告宣传。经多年经营,原告圣奥公司获行业内多个奖项,被经中国家具协会评为“中国家具知名品牌质量承诺单位”,被中国采购与招标网及中国名企排行网分别评为2014年及2017年“中国办公家具十大顶级品牌综合实力第一名”,其客户包括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逸夫书院、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等。

被告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曾用名为深圳新圣奥家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12日,经营范围系办公桌、学习家具、民用家具的销售等,于2020年7月30日变更企业名称。庭审中,被告称其股东兰辉原为原告公司销售总监。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企业主体信息、(2019)浙杭西证民字第5052-5066号公证书、授权许可书、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与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订立的采购订单、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与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订立的员工卡位及文件柜买卖合同、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逸夫书院与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订立的家具采购合同等及庭审笔录等为证,足以认定。

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为不正当竞争纠纷。原、被告均系家具行业经营者,原告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于2000年成立,经多年对其相关产品及“圣奥”系列商标的运营和推广,在被告公司成立时,其企业字号“圣奥”在业内已取得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多次获得知名商标认证和多项企业荣誉,业务范围辐射广东地区。被告企业字号为“新圣奥”,与原告企业字号“圣奥”构成相似,被告使用该字号的行为足以使公众误认两企业存在特定联系,属不正当竞争行为,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关于原告提出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由于被告已变更企业名称,本院不再处理。关于经济损失赔偿数额,由于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者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本院综合考虑原告企业知名度、被告侵权时间、侵权行为性质、原告维权成本等因素,酌定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赔偿数额为人民币30000元。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原用名:深圳市新圣奥家具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即维权合理开支人民币30000元;

二、驳回原告浙江圣奥家具制造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为人民币2300元,由被告深圳市爱兰特佳办公家具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及陪审员

审判员黄娟敏

裁判日期

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

书记员及法官助理

书记员李娜

附录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

第六条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

(一)擅自使用与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

(二)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包括简称、字号等)、社会组织名称(包括简称等)、姓名(包括笔名、艺名、译名等);

(三)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域名主体部分、网站名称、网页等;

(四)其他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

第十七条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收藏

[温馨提示] 文章来源于商文在线,由商文在线整理发布。转载注明原文出处,此文观点与商文在线无关,理性阅读,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发表评论 (0)
0/20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