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马斯克和贝索斯,谁会第一个把美国宇航员送上月球?

马斯克和贝索斯,谁会第一个把美国宇航员送上月球?

发布时间:2021.05.24 15:25

文章来源:36Kr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科技”(ID:qqtech),作者:腾讯科技,审校:皎晗,36氪经授权发布。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杰夫·贝索斯斯(Jeff Bezos)之间的竞争已经很激烈了,现在这两人又把对手戏演到了登月方面,他们正在为谁能把美国宇航局宇航员送上月球而进行激烈竞争。

上周,马斯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警告称,目前美国国会正在考虑的立法就是要独家奖励“贝索斯100亿美元”,这将束缚美国宇航局的登月计划,并将太空主动权拱手相让。

贝索斯领导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迅速予以反击。“谎言”。“谎言”。“谎言”。公司对于SpaceX的每一项指控这样表示,并补充称:“马斯克到底在害怕什么……一个小小的竞争吗?”

马斯克和贝索斯都位列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们多年来一直在为太空探索商业化争吵不休,而上述声明是他们激烈竞争的最新例证。马斯克和贝索斯曾为谁能使用肯尼迪航天中心的一个发射台、与回收火箭有关的一项专利、以及到底谁最先实现了火箭回收这一壮举发生过争执。

除此之外,马斯克麾下的SpaceX和贝索斯领导的亚马逊也为将数千颗互联网卫星送入轨道而反复竞争。

现在,他们又在为谁能将美国宇航局宇航员送上月球表面而上演对手戏。

上个月,SpaceX赢得了美国宇航局一份大合同,为后者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登月计划打造一艘运载宇航员往返月球表面的登月飞船。蓝色起源及其合作伙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德雷珀公司组成的“国家团队”在第一轮竞标中获得头名。但除了美国宇航局之外,没人能预料到SpaceX最终不仅击败了蓝色起源,还击败了另一家竞标者Dynetics。

两家竞标失败的公司几乎立刻都叫嚷着违规,并向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提出抗议,称这项采购过程存在缺陷。但是蓝色起源步子迈得更大,其游说美国国会让美国宇航局为所谓“月球着陆系统”(HLS)签订两份合同。

上周,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和运输委员会主席、参议员玛利亚·坎特威尔(Maria Cantwell )在 《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提案中加入了相关内容,要求美国宇航局签订两份合同,并表示美国国会应该为这两项合同拨款100亿美元。

这份修正案已经提交委员会审议,并将在参议院进行表决。要成为正式法律,提案还必须在美国众议院获得表决通过,而且100亿美元的资金在当下并不是小钱。最近几天,修改后的法案称美国宇航局局长不能“修改、终止或撤销”SpaceX的合同,相关争论还在继续。

贝索斯与蓝色起源开发的月球着陆系统“蓝色月亮”

尽管如此,坎特威尔提出的修正案凸显出贝索斯影响力很大。在坎特威尔担任参议员期间,亚马逊是她最大的捐款来源之一。坎特维尔代表华盛顿州,这里正是亚马逊和蓝色起源的总部所在地。

近年来,蓝色起源还在不断扩大影响力。根据追踪支出情况的OpenSecrets数据,蓝色起源去年在游说方面开支近200万美元,高于2015年的40多万美元。该公司下属一个委员会2020年的捐款金额为32万美元,高于2016年的2.2万美元。

这项修正案很快成为两家公司另一个争论的焦点。SpaceX公司先发制人:“坎特维尔提出的修正案破坏了政府采购程序,就是让贝索斯得到了100亿美元的单一来源补贴,美国宇航局的阿尔忒弥斯项目将面临多年纷争。”

SpaceX还表示:“蓝色起源及其承包商提出的解决方案更差,价格是中标合同的两倍多,因此在竞标HLS过程中落败。”SpaceX公司补充称,尽管自己赢下了这份合同,但提出的修正案“实际上为蓝色起源创造了一个不违反《合同竞争法》的单一来源补贴。”

SpaceX称,蓝色起源已经从美国宇航局和美国国防部获得了数亿美元的初步合同,但这些机构“在每一个重大项目启动之后都选择不再与蓝色起源续签合同”。

SpaceX表示,蓝色起源“还没有造出一枚能够进入轨道的火箭或航天器”。

SpaceX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也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强调了这一点,称蓝色起源甚至“没法升空(进入轨道)”。

蓝色起源则回应称,“马斯克多次谈到竞争的价值,但在美国宇航局的月球着陆系统项目上,他想独揽一切。”声明还指出,马斯克曾起诉美国空军,要求获得与联合发射联盟(ULA)竞争美国国防部发射合同的权利。

蓝色起源称,SpaceX公司所谓修正案是为蓝色起源提供专门补贴的说法是一个“谎言”,并表示修正案能够让两个团队打造登月飞船。“两家供应商可以通过不同的冗余方法来促进竞争,确保登月飞船的安全和登月任务的成功,同时也有助于控制成本。”

蓝色起源在声明中称,美国宇航局在竞标中“区别对待每个投标人”,允许SpaceX公司“根据美国宇航局单独提供给它的新预算信息对投标书进行重新定价”。

蓝色起源表示,美国宇航局对SpaceX的偏向不仅限于此。在向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提出的抗议中,蓝色起源还指责美国宇航局错误调低几项该机构“已经审查、批准和接受”的技术设计标准。蓝色起源补充说,只选择SpaceX,“就是美国宇航局在文件中记录的‘巨大复杂性’和‘高风险’,美国重返月球的风险完全取决于SpaceX所提出的解决方案——星际飞船和全新超级重型助推器的交付能力”。

美国宇航局表示,它是想签两份合同,但只有执行一份合同的钱。起初美国宇航局表示,“当前财政年度的预算甚至不支持授予一家合同。”因此,SpaceX得以修改总额约29亿美元投标书的付款进度表,从而与“美国宇航局当前能获得的预算”相符。

美国宇航局指出,SpaceX的新付款进度表“并没有调低整体价格”,SpaceX也“不得改变方案中技术和管理方面的内容”。根据美国宇航局的数据,SpaceX的“管理评分”也高于蓝色起源。

2019年,马斯克和首次搭乘载人龙飞船的两位美国宇航员在一起

马斯克和贝索斯的太空公司几乎同时成立。蓝色起源成立于2000年,SpaceX只晚了两年时间。但SpaceX的进展要快得多,取得的成绩也要大得多。2008年,SpaceX首次将火箭送入轨道,随后赢得了美国宇航局和美国国防部的丰厚合同。美国宇航局依靠SpaceX向国际空间站运送物资;而且自去年以来,SpaceX已经向国际空间站发射了三次载人任务。

蓝色起源则像公司吉祥物乌龟那样,前进的步伐很慢。虽然其已经将新谢泼德运载火箭发射升空15次,并正准备进行首次载人飞行任务,但火箭从未抵达轨道。迄今为止,新谢泼德火箭只是触及100公里的太空边缘,然后返回地球。

在失去了美国国防部一份利润丰厚的合同后,蓝色起源表示,其能够将有效载荷送入地球轨道的新格伦火箭首飞将推迟到明年晚些时候。贝索斯最初表示,新格伦火箭将在2020年投入使用。

贝索斯曾表示,他将于今年晚些时候辞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一职。而包括马斯克在内的许多太空界人士都表示,他们希望贝索斯能把更多精力放在蓝色起源上。

在2019年的一次会议上,SpaceX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格温·肖特韦尔(Gwynne Shotwell)批评蓝色起源进展缓慢。

肖特韦尔说:“我认为,当工程师们被逼着在最短时间内用最少资源实现宏大目标时,他们就能开动脑子,这和花上20年的时间做事完全不一样。”“我不认为那种情况下会有动力。”

进入轨道一直是两家公司之间的竞争焦点。2013年,当SpaceX与美国宇航局就租用肯尼迪航天中心39A发射台进行谈判时,蓝色起源横插一脚,说自己希望能有机会竞争这个发射台的使用权。

这激怒了马斯克,他说蓝色起源还没能将火箭送入轨道。马斯克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如果他们能在未来5年内开发出能与国际空间站对接、达到美国宇航局标准的载人航天器,我们很乐意满足他们的需求。毕竟这就是39A发射台的意义所在。”

但他补充说,“坦率地说,我认为我们更有可能发现只有一只独角兽在火中独舞。”

第二年,蓝色起源获得了一项让火箭助推器在船上着陆的专利。这是SpaceX一直在努力完善的壮举,也是其他人的构想。SpaceX挑战了这项专利,并取得了胜利。马斯克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人们讨论了半个世纪的东西申请专利显然很荒唐。”

再一年,蓝色起源成功回收新谢泼德火箭,贝索斯在个人社交媒体上称其为“稀有神兽——一枚使用过的火箭。”

马斯克则在推文中回复道:“不是什么’新鲜事’。”他指出,SpaceX之前曾将火箭送上几百米的空中,并成功实现着陆。

在此之后第二个月,当SpaceX的猎鹰9号火箭首次成功实现助推器回收时,贝索斯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道,“欢迎加入俱乐部!”马斯克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赞扬,因为猎鹰9号火箭比新谢泼德火箭表现好得多,它是将有效载荷送入轨道后返回地球。

本月早些时候,SpaceX一艘星际飞船原型成功降落时,马斯克发表了另一份声明。这是自SpaceX赢得月球着陆系统合同以来,星际飞船原型试飞首次完全成功,这表明该公司在认真开发真正的登月飞船。

SpaceX或许会在这艘飞船原型重新升空并顺利着陆后再发表一份声明。马斯克最近表示,这艘飞船原型的试飞可能“很快”就会到来。SpaceX还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将星际飞船送入轨道。

收藏

[温馨提示] 文章来源于36Kr,由商文在线整理发布。转载注明原文出处,此文观点与商文在线无关,理性阅读,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0)
0/20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