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宗林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宗林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1.07.16 18:00

文章来源:商文在线

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宗林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事件
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宗林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金额
纠纷金额:人民币7016700元。
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19民终6762号

上诉人(一审本诉原告、反诉被告):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河田村高新科技开发工业园金叶大厦,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为91441900707844223U。

法定代表人:周汉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勇,广东君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巴馨,广东君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本诉被告,反诉原告):江西新亚一珠宝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八一大道**长运大厦长欣楼****,组织机构代码为56106361-8。

法定代表人:谭雄雄。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宗林,男,汉族,1973年5月27日出生,住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梅娜,女,汉族,1973年10月19日出生,住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谭雄雄,男,汉族,1984年10月13日出生,住湖南省茶陵县,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丁银芳,女,汉族,1986年3月14日出生,住湖南省茶陵县,

委托代理人:谭雄雄,男,汉族,1984年10月13日出生,住湖南省茶陵县,系丁银芳配偶。

一审第三人:深圳市金叶珠宝有限公司,住所,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翠竹街道贝丽北路水贝金座大厦**402社会信用代码为91440300056170965F。

法定代表人:周汉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勇,广东君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巴馨,广东君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金叶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江西新亚一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亚一公司)、宗林、梅娜、谭雄雄、丁银芳,一审第三人深圳市金叶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金叶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6)粤1972民初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事实依据

东莞金叶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新亚一公司按2015年7月7日上海黄金交易所AU9999收盘价233.89元/克向东莞金叶公司归还30千克AU9999黄金原料折价款7016700元,并以7016700元为本金,从2015年7月8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每日千分之一的利率向东莞金叶公司支付迟延付款违约金1078378元(暂计至2015年12月11日)。2.新亚一公司向东莞金叶公司支付千足金饰品租赁费300508元及至该款清偿日前的拖欠租金费违约金62235元(暂计至2015年12月11日)。3.新亚一公司向东莞金叶公司支付律师费50000元。4.宗林、梅娜、谭雄雄、丁银芳对新亚一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新亚一公司反诉请求:东莞金叶公司赔偿新亚一公司因东莞金叶公司违约解除合同造成的经济损失1000000元。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七条、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限江西新亚一珠宝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按2015年7月7日上海黄金交易所AU9999收盘价233.89元/克向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归还30千克AU9999黄金原料折价款7016700元,并以7016700元为本金,从2015年7月8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向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支付迟延付款违约金。二、限江西新亚一珠宝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千足金饰品租赁费70926元及相应违约金1915元。三、驳回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江西新亚一珠宝有限公司的全部反诉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本诉受理费71354.74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反诉受理费6900元,共计83254.74元,由江西新亚一珠宝有限公司负担。

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理由详见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6)粤1972民初22号民事判决书。

东莞金叶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三项,改判支持东莞金叶公司一审诉求。事实与理由:一、新亚一公司应向东莞金叶公司支付逾期归还黄金违约金及逾期支付租赁费违约金。合同权利义务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结算和清理条款的效力。案涉租赁合同第十章第二十七条明确约定了新亚一公司未按期足额支付租赁费及未按期归还黄金应承担的违约责任,即使一审认定案涉租赁合同已于2015年4月2日解除,东莞金叶公司亦有权要求新亚一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相应违约金。关于违约金起算日期及计算方法。鉴于东莞金叶公司起诉时主张案涉租赁合同于2015年7月7日到期终止,故主张从2015年7月8日起算新亚一公司逾期归还黄金的违约金,违约金的计算方式为每逾期一日向东莞金叶公司支付所租赁黄金市场总额的千分之一。如按一审法院观点,案涉租赁合同已于2015年4月2日解除,则新亚一公司应归还的黄金应以2015年4月2日上海黄金交易所AU9999收盘价240.30元/克进行折价,应支付的逾期归还黄金违约金起算时间应为2015年4月3日。针对新亚一公司拖欠的租赁费及违约金,东莞金叶公司在一审中主张案涉租赁合同于2015年7月7日到期终止,故在此日期之前计算租赁费用,在此日期后计算逾期支付租金的违约金。如按一审观点,新亚一公司仅拖欠2015年3月租赁费70926元,应从合同约定的租赁费支付日的次日即2015年3月6日起算逾期支付租赁费用的违约金,计算方式为每逾期一日向东莞金叶公司支付应付租赁费千分之一违约金。二、担保人应就本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东莞金叶公司在2015年4月2日向新亚一公司主张解除合同时,已经向担保人主张了担保债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本案应从2015年4月3日起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而东莞金叶公司起诉时间为2016年1月4日,尚未超过时效,故担保人应就本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新亚一公司、谭雄雄、丁银芳共同答辩:一、保证期间超出法律规定时间,保证人无需承担连带责任。东莞金叶公司在2015年4月2日向新亚一公司发律师函解除合同,担保期间已经开始计算并至2015年10月1日止。东莞金叶公司在2016年1月4日向担保人主张保证责任,已超过法定保证期限的六个月,保证人保证责任免除。二、按233.89元/克确认折价。东莞金叶公司于2015年7月7日发结价单至新亚一公司,并经新亚一公司法定代表人回传确认以233.89元/克结价。三、违约金的计算方法。案涉租赁合同中终止合同权利义务后结算与清理条款中没有约定违约责任具体标准,东莞金叶公司主张按每逾期一日支付应付租赁费千分之一的违约金,没有法律依据。四、第可产品。2015年3月20日退还东莞金叶公司"第可产品"成品255件,单号为UIB150321001,由东莞金叶公司员工司徒东签收,其中金重合计877.93克,宝石及工费合计57928.44元。金重已按当时金价折价,宝石及工费至今未确认,要求东莞金叶公司确认宝石及工费价格,可冲减欠款。五、新亚一公司已于2014年12月29日至31日归还租赁的30千克黄金,仅欠买卖黄金约27公斤。

宗林答辩:一审认定宗林、梅娜、谭雄雄、丁银芳不应向东莞金叶公司承担保证责任,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案涉租赁合同虽约定2015年7月7日到期,但东莞金叶公司于2015年4月2日向新亚一公司发律师函解除合同,加上5天履行期,保证人履行债务诉讼时效起算点为2015年4月8日,至2015年10月8日届满。而东莞金叶公司于2016年1月4日起诉,已过保证期限。

梅娜未参加二审法庭调查,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确认一审判决已查明的事实。

另查明:1.东莞金叶公司在2015年4月2日向新亚一公司发律师函,以新亚一公司经营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及拖欠租赁费为由明确表示解除案涉租赁合同,同时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谭雄雄在2015年4月29日给东莞金叶公司的申请中确认新亚一公司股东宗林从公司挪走资金约13000000元,在一审庭审中确认新亚一公司股东取走该公司库存珠宝后没有退还公司。新亚一公司对案涉租赁合同解除没有异议。2.东莞金叶公司在二审法庭调查中主张该公司虽然发出律师函,但双方协商后又同意继续履行案涉租赁合同,案涉租赁合同没有解除。东莞金叶公司未就上述主张举证。3.东莞金叶公司在二审法庭调查中表示认可一审黄金价格的计算单价,亦认可一审按租赁费千分之一计算租赁费违约金。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租赁合同纠纷。新亚一公司未上诉,视为服从一审判决,对其在答辩状关于费用扣减及黄金性质的主张,本院不予审查。根据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的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是:一、逾期归还黄金违约金及逾期支付租赁费违约金如何计算。二、保证人是否承担保证责任。三、东莞金叶公司主张律师费50000元是否成立。

关于焦点一。东莞金叶公司在2015年4月2日发解除合同的律师函至新亚一公司。从谭雄雄的陈述可知,新亚一公司的经营情况确实发生重大变化,符合案涉租赁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而新亚一公司亦未对东莞金叶公司解除合同提出异议,故一审认定案涉租赁合同于2015年4月2日解除恰当,本院予以确认。东莞金叶公司二审主张案涉租赁合同经双方协商后继续履行,没有证据佐证,本院不予采信。关于逾期归还黄金违约金。东莞金叶公司以新亚一公司存在合同第二十七条第1款、第4款规定的情形为由,以通知形式与新亚一公司解除合同,故东莞金叶公司主张以该条第2款的约定计算逾期归还黄金违约金没有事实基础。一审法院根据东莞金叶公司主张,认定逾期归还黄金违约金以7016700元为本金,从2015年7月8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本院认为恰当,予以维持。关于逾期支付租赁费违约金。新亚一公司拖欠2015年3月租赁费70926元未付,构成违约,而合同解除后并不产生新的租赁费,故一审按双方合同约定以应付租赁费千分之一的标准计算新亚一公司自拖欠租金之日起至合同解除之日止的逾期支付租赁费违约金,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焦点二。案涉租赁合同没有约定保证人的保证期限,保证人的保证期限应从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计算六个月。东莞金叶公司在2015年4月2日律师函中给予新亚一公司五日履行期,保证期限应从2015年4月8日计算至2015年10月8日止。东莞金叶公司未在上述期间向保证人主张保证责任,一审认定东莞金叶公司未在保证期限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保证人责任免除,理据充分,本院予以维持。东莞金叶公司主张在2015年4月2日律师函中已经向保证人主张了保证责任,保证合同诉讼时效从2015年4月3日起算,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焦点三。东莞金叶公司主张已为本案支出律师费50000元,该费用为东莞金叶公司损失,但并未就律师费支出提供证据证明,对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东莞金叶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61427元(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已预交),由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书尾部

审判长 李 倩

审判员 徐华毅

审判员 杨洁萍

二〇一九年一月十日

书记员 郑惠琼

收藏

[温馨提示] 文章来源于商文在线,由商文在线整理发布。转载注明原文出处,此文观点与商文在线无关,理性阅读,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0)
0/20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