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容纠纷 / 于翠翠与娇韵诗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于翠翠与娇韵诗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1.07.20 16:48

文章来源:商文在线

于翠翠与娇韵诗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事件
于翠翠与娇韵诗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金额
纠纷金额:人民币275000元
结果
驳回于翠翠的全部诉讼请求。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0108民初26974号

原告:于翠翠,女,1983年11月29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艳红,北京京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娇韵诗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CHEEBEECHOO,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培明,上海市通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文君,上海市通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于翠翠与被告娇韵诗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娇韵诗公司)侵权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于翠翠之委托诉讼代理人郭艳红,被告娇韵诗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培明、蔡文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事实依据

于翠翠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娇韵诗公司赔偿我经济损失275000元,并以275000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给付自2019年9月19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的利息;2.请求判令娇韵诗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与理由:2014年9月6日我通过刷卡方式支付275000元,向案外人北京X商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商城)X店购买了不记名无密码购物卡55张。同日,我欲在娇韵诗公司在X商城X店开设的柜台购买娇韵诗品牌化妆品、护肤品等。X商城X店娇韵诗柜台店长井某要求我将全部55张购物卡交与其进行核验,核验后直接收走,称需要几天时间,待配好货后通知我提货。此后,我一直没有等到井某通知。2014年9月22日,我到娇韵诗柜台找到井某并要货,井某称娇韵诗产品近期一直断货,暂时无货可供。我要求退钱,井某便亲笔书写欠条一张:"XX娇韵诗柜台欠于翠翠现金275000元,于三日内还清。"退款期限届满后,我来到娇韵诗柜台,井某竟不知所踪,我直接找到XX店,但XX店一直拒不退款。2015年我以合同纠纷为由向贵院起诉,贵院以我和X商城仅建立购买购物卡的合同关系,而未建立购货的买卖合同关系为由,驳回了我的诉讼请求。后我不服,提出上诉。在2017年6月13日的庭审中,X商城称娇韵诗柜台和X商城是租赁关系,娇韵诗柜台所有工作人员都是由娇韵诗公司派驻的,故我方才得知井某是娇韵诗公司的员工。我认为,井某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其是在执行工作任务,故我的经济损失应当由娇韵诗公司负责赔偿。

娇韵诗公司辩称,首先,于翠翠的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娇韵诗公司的柜台名称出现在2014年9月,于翠翠早已知悉其权利受到侵害,但未选择向我方主张权利。其次,我方也不存在侵害于翠翠权利的行为,对其提交的欠条真实性我方不予认可。井某是娇韵诗柜台的美容顾问,不是收银员。根据我公司和XX商城的授权协议,产品的所有权人是X商城,我方只是提供美容顾问进行导购,我方和顾客不产生任何关系,消费者应当将货款统一交到收银台,由收银员收取,于翠翠理应知道其进行的交易不是和我公司之间发生的。就井某行为的性质,在已生效的判决书中已有认定,于翠翠的行为不符合正常的交易流程。我公司对于店长和美容顾问有严格的规定,不允许私自收取现金,不允许欠货销售,故井某的行为应为其个人行为,而非职务行为,不同意于翠翠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于翠翠于2014年9月6日通过刷卡在XX店购买了55张价值总计275000元的不记名无密码购物卡。同日,于翠翠将上述购物卡交付给X商城X店娇韵诗柜台的井某,用于购买500000元的货物,但井某未向其出具购物小票或销售明细,于翠翠亦不能明确所要购买的具体货物名称及数量,仅表示接受井某的配货,配货时间约定的是两三天。因井某未按照约定向于翠翠交付货物,故其于2014年9月22日向于翠翠出具《欠条》一张,内容为:XX娇韵诗柜台欠于翠翠现金275000元,于三日内还清。该欠条由井某个人书写,未加盖X商城或娇韵诗公司的印章。

2015年,于翠翠以买卖合同纠纷为由将X商城诉至我院,要求X商城向其支付所欠货款275000元及相应的利息。我院作出(2015)海民(商)初字第38063号民事判决,驳回于翠翠对X商城的全部诉讼请求。于翠翠不服,提出上诉。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作出(2018)京01民终453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在已生效的判决书中,法院认为:首先,在案欠条系娇韵诗柜台销售人员井某个人为于翠翠出具,于翠翠无证据证明井某有权代表X商城以娇韵诗柜台名义对外出具欠条确认债务。其次,于翠翠无证据证明井某有权代表X商城收取购物款,同时也不能明确其所要购买的货物,并非收银员的柜台销售人员收取消费者购物款,且不出具任何收款凭证,显然不符合X商城作为大型、正规、知名销售企业的相关规定,于翠翠对此理应知晓。按照众所周知、正常合理的交易流程,消费者应在购物柜台选择并明确所要购买的商品后,将购物卡交付商场收银台或柜台机进行刷卡用以支付相应对价,再将付款凭证交予购物柜台,购物柜台核对后交付货物,上述情形符合商场买卖合同履行的特征,而本案中于翠翠主张的买卖行为显然不符合该特征。综上,仅依据于翠翠将购物卡交予娇韵诗柜台销售人员井某个人以及井某为其出具欠条之事实,不足以认定于翠翠与X商城之间形成买卖合同关系,于翠翠该诉讼主张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同时,于翠翠亦无证据证明井某与X商城存在雇佣劳动关系,不能证明X商城是接受劳务派遣对井某的用工单位,故其上诉援引的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并不适用本案。

在上述案件中,X商城在答辩时称,娇韵诗柜台和X商城是租赁关系,娇韵诗柜台所有工作人员是由娇韵诗公司派驻的,井某的劳动关系隶属于上海市劳动服务有限公司,是以劳务派遣的形式派遣到娇韵诗公司的,X商城和井某之间不存在任何劳务关系。

审理中,娇韵诗公司提交《美容顾问管理规定》、《柜长宝典》、《娇韵诗柜台运作培训手册》、公司内部邮件等,证明公司明确规定:美容顾问必须保证货品的统一价格,不能擅自降低或调高价格,禁止私收现金;不得在任何情况下欠货销售或柜台预收现金;未经公司允许,不得擅自进行大单销售(非自用及单笔超过1万元销售);就相关发现的违规情况,已经在公司内部进行了通报。于翠翠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为:上述都是娇韵诗公司的内部规定,在2013年6月之前是允许拼单的,我方作为普通消费者,不能知道娇韵诗公司的内部规定,不认可其证明目的。

于翠翠为证明以团购形式向娇韵诗公司购买打折货物曾是娇韵诗公司各店的一种交易模式,提交2015年12月4日李田田出庭作证时的庭审笔录,其在庭审中有如下证言:我们柜台没有自己的收银系统,因为化妆品是分批到货的,当时于翠翠购买完消费卡时所购买的货物不全,因此将购物卡放在柜台;后来井某就不来上班了,处理混乱中,应该是没到货;井某是否把卡交到商城了我不清楚;井某向于翠翠出具欠条的时候我也不在场,但欠条应当是井某出具的;实际上我知道井某的行为是违规的,但每个店都会这么做;我是在X1商场认识的于翠翠,我是2014年2月底来XX店工作的,来的时候井某和于翠翠就认识了,于翠翠的信息不是我提供给井某的,也不是我介绍的;我是2015年1月离职的,在我工作期间,除了于翠翠之外其他人没有过这种交易模式;这种做大份的交易模式,之前是公司惯有的,但是从2013年6月份开始就不允许这样交易了。

经本院询问,娇韵诗公司认可井某系其公司美容顾问,但事发后已经解除了与井某的劳务关系,X商城也进行了报案,但一直找不到井某。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于翠翠主张,井某系娇韵诗公司的劳务派遣工,其收取货款但未提供货物的行为属于履行职务的行为,故由此造成的损失应当由娇韵诗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而娇韵诗公司则抗辩,井某的行为明显不符合正常的交易模式,违反了公司管理规定,故其行为不属于职务行为。故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井某收取于翠翠价值275000元的购物卡并向其出具欠条的行为是否属于职务行为。

从本案已审理查明的事实来看,首先,于翠翠在庭审中认可娇韵诗公司柜台没有独立的收银系统,故作为消费者,于翠翠应当知晓在类似X商城这样的大型、正规、知名销售企业进行消费,惯常的交易流程为到商场的收银柜台交款,然后持交款凭证到柜台提取货物,而本案于翠翠与井某之间达成的交易模式并不符合这种通常的交易惯例。其次,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本案中,于翠翠在将价值275000元的购物卡交付给井某的时候,并未指定要购买的化妆品名称和数量,而是表示接受井某配货。故在此情况下,仅凭于翠翠将特定款项交付井某的事实尚不足以认定于翠翠与井某甚或娇韵诗公司之间成立了买卖合同关系。最后,井某在娇韵诗公司的职务为美容顾问,根据李田田在另案审理中的证言可知,娇韵诗公司从2013年6月份开始就不允许做大份的交易,井某的行为实际上是违规操作,故无论于翠翠是否知晓娇韵诗公司内部的管理规定,井某在本案中擅自收取顾客购物卡且未明确供货内容、供货时间,亦未当场向顾客出具款项收取凭证和提货凭证的做法,明显与其美容顾问的身份要求不符。故综合上述分析,井某在本案的行为无法认定为系职务行为。

关于娇韵诗公司提出的诉讼时效问题,在于翠翠起诉X商城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X商城方才披露了其与娇韵诗柜台之间的关系,故该案审结并生效的时间,亦即2018年8月1日应视为于翠翠知道或应当知道与井某存在法律上雇佣关系之主体的时间。现于翠翠提起本案诉讼并未超过诉讼时效,故娇韵诗公司关于时效的抗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于翠翠要求娇韵诗公司赔偿经济损失275000元并给付相应利息之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支持。应当指出的是,本案于翠翠从X商城购买275000元的购物卡并交给井某的时间是2014年9月6日,但井某为于翠翠出具欠条的时间是2014年9月22日,中间相隔有16天之久,远远超出了井某承诺的配货时间。而在此期间,于翠翠既未选择积极向X商城主张权利,亦未选择要求井某出具相关的货物销售凭证以证明其与娇韵诗公司之间建立了买卖合同关系,而是选择继续等待井某配货,直至井某告知其无法交货,故从这一点来说,于翠翠对于其自身损失的发生至少是存在过失的。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驳回于翠翠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426元,由于翠翠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尾部

审 判 长  黄 杨

人民陪审员  宋素军

人民陪审员  李 钊

二〇一九年十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姚媛媛

收藏

[温馨提示] 文章来源于商文在线,由商文在线整理发布。转载注明原文出处,此文观点与商文在线无关,理性阅读,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发表评论 (0)
0/20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